四川交警與女協警開房並“丟槍”一事已經逐步淡出公眾的視野,但是“女主角”小李的生活卻沒有恢復平靜。昨天,小李告訴記者,為證清白,她在看到網帖當天就去醫院做了有關“處女膜”的婦科檢查。“我沒有與他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,我連戀愛都沒有談過。”她告訴記者,她已經委托律師,將控告發帖人及相關網站(7月17日《人民網》)。
  儘管“交警開房丟槍”事件隨著主角被“雙開”,而逐漸淡出人們視野,但事件並未結束。因為該事件可謂“案中有案”,至少涉及到交警、發帖人和小李三方。這其中,丟槍是個鐵定事實,當事交警已經被繩之以法,但是,對於指控的“長期保持不正當關係”是否屬實?有沒有惡意誹謗打擊?依然還是懸案。證據鏈條只要有一處斷裂,就可能傷及無辜———如果小李所說是真,則即為一例。
  有關方面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的,因而兩個月有餘,依然一直“正在調查之中”。如果不是小李自證清白,調查到最後,估計也與以往一樣,逃不掉成為虎頭蛇尾爛尾懸案的宿命。你可以在落滿灰塵的卷宗中慢慢“調查”,但可能的受害者等不得。等不得的小李,無奈之下通過醫院,得出自己還是處女的結論,這無疑是她自證清白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。這自然值得慶幸,因為無論真假,都會倒逼有關方面的“調查”步伐加快。但另一方面,也讓公眾捏把汗。試想,假如小李醫檢結論“非處”,自己清白卻又無法通過其他方式自證清白,那是不是就只能自認倒霉,沉冤海底打落門牙往肚里咽呢?如果必須靠放棄最後的尊嚴才能“維護”一個人的自身清白,這既是個人的悲哀,更是法治的悲哀!此種狀態不改,就很難有“下不為例”。
  所以,如何將“交警開房丟槍”案件辦成沒有一絲瑕疵、經得起歷史檢驗的鐵案,當地相關部門需立即著手做好三件事。其一,通過醫療司法鑒定,甄別小李所言的真實性。這是對“長期保持不正當關係”最有力的回擊,也是為小李洗刷恥辱,減輕傷害;其二,繼續追查發帖人。是真實呈現事實,還是涉嫌誹謗,這要當事人開口,需要有關方面將事實客觀地呈送到小李面前。如果因為追查“難”,就可以罔顧程序正義,丟棄舉證責任,任由其逍遙法外,那麼,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所有人,還有什麼尊嚴和清白可言?又哪裡來的安全感?其三,如果窮盡辦法而無法證偽,那麼,請按照“疑罪從無”原則,誠懇地向“躺槍”的小李公開道歉,為她消除惡劣影響,給公眾一個信服交代,還社會一個法治信心。 □柏紅梅  (原標題:[來論]用屈辱自證清白是法治的悲哀)
創作者介紹

Mraz

tr76trzk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